Ah happy hills, ah pleasing shade,

 Ah fields beloved in vain,

Where once my careless childhood strayed,

 A stranger yet to pain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Thomas Gray, Ode on a Distant Prospect of Eton College

 

 

之一 天狼星

 

天狼星還記得那是進霍格華茲後的第一個聖誕假期──

 

他一上樓便看見詹姆將東西四散在四柱大床上,正糾結長假該帶什麼東西回家。天狼星幾不可微地皺了皺眉,往自己的床上一躺,隨口問道。

「聖誕節還沒到,你明天就要回去?」

「對啊,我媽急著想看到我,反正也放假了,」詹姆理所當然地應著,偏頭思考了下,把幾件毛衣從行李箱拿出來,「不然你什麼時侯才要走?」

「我……」天狼星撇嘴,閃爍其詞,「還在考慮。」

詹姆收拾的動作頓了下,「你不想回家?」

察覺對方語氣帶著的一絲訝異,天狼星不知為何有些惱怒。

「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有對正常的父母。」他沒好氣地說。

不介意地聳聳肩,詹姆坐到床上,若有所思地望著天狼星。

「幹嘛?」被看得渾身不舒服,天狼星忍不住開口問道。

「──那,你要不要來我家過聖誕節?」

「……」

 

天狼星記得,當時驚訝之餘,他斬釘截鐵地拒絕了詹姆的提議。不過,他始終沒忘記這件事情。

……或許這就是為什麼,多年之後逃家,第一個想到的去處,就是波特家吧。

 

 

之二 雷木斯

 

「雷木斯!」

他回頭,發現叫住他的人是詹姆,雖然不意外,然而在這種非常時期他實在有種拔腿就跑的衝動。

理智告訴他,逃跑只會引來懷疑,所以他還是停下腳步,勉強擠出一絲笑容。

「有事情嗎?」

「我跟天狼星和彼得要去圖書館做魔法史作業,你要一起來嗎?」詹姆說,「你能來的話我們才不會浪費時間──」

「不了,我……」他停了下,發覺似乎拒絕得太快,又清了清喉嚨,試圖掩飾自己的不安,「我晚上還得勞動服務……」

詹姆挑眉,不解地看著他,「上次的還沒解決嗎?」

「呃,是啊。」

「你到底是怎麼惹火麥教授,讓她罰這麼多次啊?」詹姆嘀咕著,一面揮揮手,「算啦,明天晚上再來解救我們吧,否則我們的作業真的要完蛋了,彼得都要哭了……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望著走遠的詹姆,他鬆了一口氣似地揉揉眉間,才繼續往渾拚柳走去。

站在離渾拚柳有段安全距離的地方,他回頭看向沐浴在昏黃夕陽下的城堡,有些苦惱地嘆氣。

他的內心永遠在掙扎,他不願欺騙朋友,卻也不想失去他們……

自己隱瞞已久的真實身分,究竟該不該告訴他們?

 

 

「雷木斯!」

他不用回頭便知道叫住他的人是詹姆,他默默停下腳步,等著三名友人走到他身邊。

「幹嘛不等我們?」詹姆質問。

「他害羞吧。」天狼星懶懶地勾起笑容。

他無奈地苦笑。

「就叫你們不要跟。」

「你還滿有幽默感的。」天狼星聳聳肩。

「拜託,我們怎麼可能錯失溜出學校的機會?」詹姆翻白眼。

「雷木斯,時間快到了,該走了。」彼得也催促道。

他又回頭看了學校一眼,城堡依舊沐浴在夕陽之下,一如以往。

走進黑暗的地道,點燃魔杖之前,他卻忍不住露出微笑。

 

 

之三 詹姆

 

「我要當男學生會主席。」

翻著手上的書,雷木斯沒有理會突如其來的發言。依舊與報告拼命的天狼星手中的羽毛筆似乎頓了下,又繼續刷刷地往下移動。

彼得在角落睡著了。

「我說──我要當男學生會主席。」詹姆不悅地重覆一次。

雷木斯啪地一聲闔上手中的書,狐疑地看向天狼星。

「……你們剛才,又瞞著我偷溜去三根掃帚了嗎?」

「沒啊,我明天的魔藥學報告都快交不出來了,」天狼星冷靜地抬眼,瞥了站在面前的某人一眼,「看起來沒醉,應該不是火燒威士忌的原因。」

「被下咒?」

「不,」天狼星嘆口氣,「應該只是又被莉莉拒絕,終於發瘋了。」

「誰發瘋啊,」詹姆皺眉抗議道,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雷木斯與天狼星交換個眼神,又重新翻開手上的書,而天狼星再度埋首魔藥學報告。

彼得依舊在角落沉睡。

 

一年後,當男女學生會主席名單公布之後,他們才知道,詹姆那天晚上並沒有胡言亂語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眾人皆醒我獨醉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