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[HP劫盜組]已經結束的故事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Nor good, nor bad, nor fools, nor wise;

 They would not learn, nor could advise;

Without love, hatred, joy, or fear,

 They leda kind ofas it were;

Nor wished, nor cared, nor laughed, nor cried;

 And so they lived; and so they died.
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──Matthew Prior, An Epitaph

 

 

剛進入秋季的某日,陽光不若盛夏灼人,在午後溫和地照耀高錐客洞,倒也依舊燦爛;只是風吹來略微蕭索,捲起幾片早落的枯葉掃過街道,而有些綠樹已經摻了秋意。

一片寧靜祥和中,鎮上教堂突然響起悅耳的鐘聲,木製雙扇門隨之打開,一對新人在親友的簇擁下走下台階,不會飄落地面的紙花在人群周圍旋繞打轉,裝飾的鳳凰在兩旁輕柔吟唱,祝福聲此起彼落,歡樂的氛圍像是初秋般染上每個角落。

「新娘要丟捧花了!」有人尖叫一聲。

新娘滿臉笑意地背對人群,出言警告,「你們可別拿魔杖出來,作弊的話不算數喔──」

裹著薄紗的水仙捧花漂亮地劃過天空──原本完美的拋物線卻硬生生轉了彎,以詭異的角度落入靜靜站在角落的男子手中。

女伴們發出失望的聲音,而男子則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手上的捧花。

「雷木斯!」新娘驚呼,看到對方尷尬的表情,她隨即轉向身邊一臉無辜的傢伙,又好氣又好笑地說,「詹姆,你還真是連自己的婚禮都不放過……」

, , , ,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,

 Murmur, a little sadly, how Love fled,

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,

 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William Butler Yeats, When You Are Old

 

 

之一 石內卜

 

她的身影總是出現在眼前,世上最明亮的色彩,火焰與煙花。

四季更迭,時光流轉,然而他永遠無法忘懷,當初那名紅髮女孩,讓花朵在手心綻放時的笑容,盪著鞦韆發出的笑聲,以及收到入學通知時,那雙綠眸散發出的耀眼光彩。

那些回憶,是他晦暗的世界裡,唯一的燦爛。

 

──他生活在深影中,唯有想起莉莉時,他才看得見微光。

, , , ,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.

 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Rabindranath Tagore, Stray Bird

 

 

詹姆一向不是個擅於隱藏情緒的人,更何況天狼星認識他多年,又身為他的摯友,即使對方再努力維持表情的平靜,天狼星也看得出他不贊同自己的提議。

「天狼星,我不懂你的意思……換掉守密人?現在?」詹姆還是忍不住微微提高音調,「問題出在哪裡?莉莉和我十分信任你,沒有必要把你換掉──啊,抱歉,彼得,我們當然同樣信任你──我只是不太理解罷了。」

詹姆望著坐在沙發另一頭的友人,趕緊補上一句。

, , , ,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Ah happy hills, ah pleasing shade,

 Ah fields beloved in vain,

Where once my careless childhood strayed,

 A stranger yet to pain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Thomas Gray, Ode on a Distant Prospect of Eton College

 

 

之一 天狼星

 

天狼星還記得那是進霍格華茲後的第一個聖誕假期──

 

他一上樓便看見詹姆將東西四散在四柱大床上,正糾結長假該帶什麼東西回家。天狼星幾不可微地皺了皺眉,往自己的床上一躺,隨口問道。

「聖誕節還沒到,你明天就要回去?」

「對啊,我媽急著想看到我,反正也放假了,」詹姆理所當然地應著,偏頭思考了下,把幾件毛衣從行李箱拿出來,「不然你什麼時侯才要走?」

「我……」天狼星撇嘴,閃爍其詞,「還在考慮。」

詹姆收拾的動作頓了下,「你不想回家?」

, , , ,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Though the night was made for loving, 

 And the days return too soon,

Yet we'll go no more a roving,

 By the light of the moon.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──George Gordon, Lord Byron, We'll go no more a roving

 

 

那是學期結束的前一天────

 

天狼星一踏進葛萊芬多的交誼廳,看到的便是這幅景象。

他的兩名好友,雷木斯和詹姆,正在玩巫師棋,一個一派輕鬆,另一個咬牙切齒,分據小圓桌的兩邊對峙著。

天狼星揚起一邊眉毛走近圓桌,恰好目睹雷木斯用小卒把詹姆的國王給將軍了。而詹姆瞬間發出驚人的哀號聲。

「……現在是半夜十二點,詹姆,請你放低音量。」雷木斯慢條斯理地收拾棋子的殘骸,無動於衷地說。

, , , ,

妖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